罗斯柴尔德家族:世界金融史上最光辉的名字

1838年5月最后一天,英国敦刻尔克村庄附近的伯森顿伍德发生了一场奇怪的战斗。45军团剿杀了一群暴动的神秘主义者,这群暴徒的领头人死在刺刀之下。领头人名叫约翰·尼克勒斯·汤姆斯,他是个空想家加骗子,满口救世主的台词,把周围乡村的村民煽动起来。军队在结果他的性命之前,他尊称自己为耶路撒冷的国王、阿拉伯王子、吉卜赛国王,还有摩西·S.罗斯柴尔德伯爵。

他最后一个称号最引人注目。罗斯柴尔德这个姓氏进入众人视线年时间。罗斯柴尔德五兄弟的父亲是法兰克福犹太街上的古董商人,他们言谈举止之间明白无误地显示了自己的出身。在大众的想象力里,“罗斯柴尔德”这个词和“阿拉伯王子”一样闪闪发光,为什么会这样呢?

钱是缘由之一。这五兄弟有着数不清的钱财;或者,我们只能通过比较,才能想象这五兄弟有多少钱。在林顿·斯特雷奇看来,伟大的统治者当中,维多利亚女王“极其富有”,她的财富最大值为500万英镑。而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一个分支,在无须准备的情况下进行一次疯狂“购物”,就几乎消耗掉女王陛下所有的财富——购买苏伊士运河就能证明这一点。

19世纪的大部分时间,这个家族聚集的财富超过4亿英镑(60亿美元)。从富格尔到洛克菲勒,没有哪个家族有过这样让人瞠目结舌的财富。

然而,要创造出罗斯柴尔德家族这样的神话,仅有惊人的财富是不够的,名人本身还要有惊人的气派才行。亚琛会议后,这五兄弟坚定不移地相信,国王神圣的君权已经被神圣的金钱所推翻,而阿姆谢尔、内森、所罗门、卡尔曼和詹姆斯就是金钱。其他新贵通常会疑虑犹豫,可这五兄弟一点都没有。有这样一个故事:内森的小儿子问他,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个国家。据说,内森这样回答:“这个世界上你只需要知道有两个国家——一个是这个家,其余的就是另一个。”

这种对话让人难以置信,其中反映的态度却非常真实,并一直延续至今。罗斯柴尔德家的人在谈及自己的家族时,会用到“这个家”,这个词暗含了巨大的财富,与其他人家完全不同,从家谱上就可以明明白白地看出这些资本的诞生。

家谱最上面,是老梅耶的五个儿子,大儿子和二儿子娶的是德意志简单纯朴的犹太女孩。下一场婚礼是在1806年,这时“罗斯柴尔德”已经有望成为上流社会圈内人了。内森带回家的是汉娜·科恩,她的父亲是巴奈特·科恩,全英国最富有的犹太人。下一个举行婚礼的是卡尔曼,时间在1818年。到了此时,这家里的人自然可以挑选最好的新娘了。卡尔曼选择了阿德雷德·赫茨,赫茨家族正是德意志文雅犹太阶层中的顶级人物。

到了最后,最小的詹姆斯也娶妻了。这时,奥地利皇帝已经赐给他和哥哥们男爵的头衔,他们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了。之前,他们知道自己非常重要。此刻,他们知道自己独一无二,并在1824年7月11日震撼地诠释了这种独一无二——詹姆斯走在婚礼的华盖之下,旁边的新娘是贝蒂,他自己的侄女,哥哥所罗门的女儿。

这家人最好的结婚对象是家里的另一个人,就像哈布斯堡家族一样,这很快就成了这一王朝家族的标志。最初五兄弟的儿子们一共举行了12场婚礼,其中至少有9场婚礼的新娘是自己叔伯的女儿。老梅耶后代举行的58场婚礼中,其中有一半,新郎和新娘是第一代堂亲或表亲关系。

为什么会如此沉醉于家族内的姻亲呢?其中一个原因就是:准备一副嫁妆,要配得上罗斯柴尔德姓氏的女婿,也只有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岳父了。另一个原因就是:他们想要巩固财富,而不是分散财富;也许最重要的就是不想让陌生人浪得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姓氏。

在很大程度上,这个家族的传奇就是对这个名字的维护和繁衍。1836年发生了一件事情,充分说明了这个姓氏对于这个家族的人意味着什么。当时,对于犹太人而言,另一个家族更为显赫。蒙蒂菲奥里是一个古老的贵族犹太家族,是英国犹太信仰的旗手,也是了不起的慈善家庭。内森的孙子还没有被封爵之前,摩西·蒙蒂菲奥里早就是爵士了。当时,一位年轻的蒙蒂菲奥里,本人也非常富有,因为姻亲关系,跟罗斯柴尔德家族非常亲密。他找到了自己的姑妈,也就是内森的妻子,提出想成为罗斯柴尔德家族银行的合伙人。

罗斯柴尔德的办事处设在圣斯威森小巷的新庭院,家族听到这个消息后大为震惊,沉默了好久,最后给出答复:一般来说,新庭院不会接纳外人成为合伙人(事实上,迄今为止,这家人也没有这样做过);然而,考虑到对方与他们之间的亲密关系,还考虑到对方出身非常显贵的家庭,他们愿意让年轻的蒙蒂菲奥里成为初级合伙人,但要对方放弃原来的姓氏,改姓罗斯柴尔德。

听到这一消息,蒙蒂菲奥里(决定保留自己的姓氏)非常惊奇。如果看过奥地利帝国宗谱纹章院的记录,他可能就没有这么惊奇了。该办事处负责准备贵族的文献证书,第一个感受到这五兄弟动人而幼稚的自尊自大。他们想把“罗斯柴尔德”这个词,他们最爱的词,深深地刻在世界之上。

早在1817年,纹章院就收到这家人的一封信,感到不胜其烦。这家的五兄弟一贯地上演奇迹,他们把英国的补贴金转到了维也纳,金额最多,速度最快,花费最少,没有哪家银行比得上他们。之后,他们立刻就暗示自己理应得到一两项嘉许。枢密顾问官冯·莱德雷尔负责授予荣誉的工作,觉得可以赐给对方一个纯金的鼻烟盒,上面有皇帝陛下的首字母缩写,由钻石镶嵌而成。

财务大臣施塔迪翁伯爵更为敏锐地感觉到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期望。是呀,所有国家的财务大臣都要更为敏感些。他觉得枢密顾问官的提议真是太寒碜了。毕竟这五位奇才与钻石的关系,就像是纽卡斯尔与煤炭之间的关系,钻石再怎么镶嵌也还是钻石呀。

枢密顾问官冷若冰霜地提到“特别考虑到罗斯柴尔德兄弟是犹太人”,而财政大臣则是再三督促,最终两者达成妥协。奥地利把这几兄弟拉到小贵族的最底层,有权在名字前加一个简单的“冯”。罗斯柴尔德家可以提交一个符合身份的盾形徽章。

这时,这家人就给纹章院写了这样一封信。五兄弟在信中激情洋溢地提出了设计徽章的想法:

第一个四分之一……一头鹰,黑色,在其右侧,是一片红色土地(与奥地利帝国皇家盾形徽章相关);第二个四分之一……一头向前行走的美洲豹,本色(与英国皇家盾形徽章相关);第三个四分之一,一头跃立的狮子(与黑森选帝侯徽章相关);第四个四分之一,蔚蓝色,一个盾牌上有五支箭(代表五兄弟的团结)……

在盾牌徽章的中心处,是一个红色盾牌。右边扶持盾的是一头灰狗,代表忠诚;左边扶持盾的是一只鹳,冯 梅特涅代表虔诚和满足(居然还提到了“满足”)。饰章是一顶小冠冕,冠冕上是一头黑森雄狮。

这家人居然敢写这样的信,就算名字上有了“冯”字,从严格意义上说,他们还算不上贵族,只能说是上流社会的成员而已!纹章院深深吸了一口气,给宫廷写了一份报告。

他们想要有饰章,中央的盾牌,盾牌还要有扶持的动物,英国的豹子、黑森的狮子……完全无法通过他们的提议……上流社会只能装饰盔状花冠……否则没有什么来突出更高爵位的纹章了,至于饰章、扶持盾的动物和中央的盾牌都是贵族才能享用的。而且,效忠亲王和本国才能被授予贵族身份,效忠别的国家是不能被授予贵族身份的,因此没有哪个政府可以承认其他政府的徽章。狮子只是勇气的象征,并不适用于此处的申请人。

纹章院大刀阔斧地把这个放肆傲慢的徽章削减到合适的尺寸,削掉了至少是男爵身份才能拥有七个突起的小冠冕,改为可怜的小盔状花冠。几乎所有代表荣誉的动物——虔诚的鹳、忠诚的灰狗、各式各样的狮子——都被删掉了。奥地利雄鹰的一半保留了下来;即使盾牌上的箭,纹章院也给掰掉了一支,只留下了四支箭(另一个兄弟内森没有正式参与转钱的业务)。1817年3月25日,这样大量削减之后的可怜盾形徽号成了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纹章。但这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。亚琛会议后,位高权重的首相梅特涅亲王从罗斯柴尔德家得到了90万古尔登的个人贷款。这笔交易签订于1822年9月23日。7天后,皇帝发布诏书,罗斯柴尔德的五个兄弟和他们的合法后代,无论男女都被赐予男爵身份。

之前在纹章院,这家人有苦难言,这一次可是狠命撕咬。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饰章不仅恢复了之前七个突起的小冠冕,还加上了三个加有羽毛、非常华丽的盔状花冠;中央的盾牌也恢复了,装饰用的野兽也复活了,而且形态比之前的更气派、更有寓意:代表勇敢的黑森雄狮代替了之前忠诚的灰狗;虔诚的鹳变成了腾跃的独角兽;半身的鹰也全身出现了;盔状花冠中还有一只展翅的皇家雄鹰。图案光彩照人,下面饰带上写的是:Concordia、Integritas和Industria三个词,作为整个族徽的基座。

然而,最让人满意的还是盾形图案的左下方和右上方,代表了这家人完整的象征图案——都是一只手,手里攥着五支箭,而不是四支箭。

如今,你拿着伦敦N.M.罗斯柴尔德父子银行的信笺纸对着光看,就会发现,在最新款电动打印机印出的字样之下,依然是原来那个族徽。整个徽章花团锦簇,但这五支箭最为耀眼,代表了五个精力充沛的兄弟,他们居住在五个不同国家的首都,虽然不是国王,却君临天下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sullivanmls.net/,克莱门斯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